合理优化用气结构 天然气产供储销建设谋划重大布局

最近发布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年)预测,2019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将达到31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0%。随着中国天然气消费市场的不断成熟,未来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和发电燃气将呈现“三大支柱”局面。

该报告由国家能源管理局油气司、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和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联合编写。规划了天然气生产、供应、储存和销售系统建设的主要布局。业内许多人认为,下一步是扩大开放,吸引更多学科进入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与此同时,国家油气管道公司的成立已经进入实质性运营阶段,加快了天然气管网建设,弥补了储气和储气的不足。此外,将推动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化改革,竞争性环节的价格将逐步放开。

上游勘探开发引入更多课题

2018年是检验大力推进油气勘探开发和加快天然气产销体系建设成效的第一年。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总额为2667.6亿元,同比增长20.5%。新区新领域取得突破,塔里木、准噶尔盆地深层油气和渤海天然气有重大发现。渤中19-6气田天然气和凝析油储量达1亿吨(石油当量),是京津冀地区最大的海上凝析气田。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天然气的增量连续两年超过100亿立方米。2018年,全国新发现天然气地质储量约为8312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约为3892亿立方米。页岩气新探明地质储量1247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287亿立方米。新发现的煤层气地质储量约为147亿立方米,技术可采储量约为41亿立方米。2018年,国内天然气产量约160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23亿立方米,增幅8.3%,其中页岩气约109亿立方米,煤层气49亿立方米,煤层气30亿立方米。

然而,与消费相比,中国天然气产量的年平均增量和增长率仍然远远不够。“特别是2017年和2018年,天然气消费增速连续两年创历史新高,2018年对外国天然气的依赖达到40%。”国家能源局局长叶莉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也直言不讳地表示,上游勘探开发仍需突破瓶颈技术,对国外天然气依赖的过快增长,大大加剧了供应安全风险。

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增加储量和产量已成为行业共识。该报告提出了未来上游生产的四个主要布局。一是全力建设四川盆地天然气生产基地。通过增加深层天然气、致密气和页岩气的开发,四川盆地未来天然气产量占国内总产量的1/3。页岩气有望超过常规天然气成为主要气源。二是加大鄂尔多斯盆地致密气的开发力度,加大塔里木盆地深层、超深层和碳酸盐岩复杂储层的勘探开发力度。第三,海洋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加快了生产速度。第四,努力“全面开花”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

据《经济参考》记者报道,在我国,上游天然气勘探和生产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进行。“随着油气管网的独立,就天然气工业的发展而言,上游的供应实体太少。我们能否考虑允许更多实体通过混合所有制参与进来,这将大大增加我们的产出?”前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张雨晴说。

王一鸣还建议深化油气体制机制改革,探索上游市场机制,形成有利于不同社会主体长期进入和有序竞争的市场机制。加强配套政策措施,继续研究出台有利于增加天然气储存和生产的财政、税收、金融、科技和产业支持政策。

“下一步将继续加强石油和天然气区块的强制撤出,扩大竞争性转让的范围,并允许更多的主体进入这一领域。”自然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映红说。

“中国一网”弥补峰值存储和峰值调节的短板

在大力推进上游勘探开发的同时,中游天然气产销体系建设的重点是加快天然气管网建设,弥补储气和调峰的不足。

报告指出,随着天然气生产、供应、储存和营销体系建设的加快以及储气和调峰领域政策文件的发布,储气设施建设已经开始集中。2018年至2019年供暖季期间,“南气北调”等互联项目实现了供气能力增加6000万立方米/天的目标,有效保障了华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到2018年底,中国主要天然气管道总里程将达到7.6万公里,年生产能力3200亿立方米。2018年至2019年供暖季前,上游供气企业建成储气能力约14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7亿立方米。其中,地下储气库的工作容积约为87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储罐的工作容积约为53亿立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地下储气库和液化天然气储罐建设周期长,预计储气能力将面临很大压力,无法按期达标。”中国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司长顾俊在解读该报告时指出,中国现有储气能力相当于年消耗量的5.7%,仍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2% ~ 15%。目前,储气设施建设面临规划选址困难、土地利用困难、迫切需要突破盈利模式等制约因素。下一步计划重点围绕天然气产区和进口渠道建设区域性地下储气库,解决重点储气库的土地利用问题。同时,还计划建立和完善相关市场机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恢复对储气设施的投资,实现可持续经营。

该报告还建议,应努力在渤海周围建立天然气供应保障体系。在进一步完善环渤海地区管网系统的基础上,将在现有港口布局的基础上建设一批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以增强北部地区,特别是京津冀地区多元化的天然气安全和抗风险能力。该地区环境保护要求严格,在复垦和环境保护政策、土地利用和海洋保护等方面需要强有力的支持。确保项目如期实施。

叶莉还表示,下一步是加快短板修复工程的实施,推进天然气管网、地下储气库、应急储气库和调峰设施建设,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有效促进天然气高质量发展。

据了解,《关于实施油气管网运行机制改革的意见》已经审批通过,全国油气管网公司的组建已经进入实质性运行阶段。

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余娇(Yu Jiao)在最近的亚洲天然气工业新能源发展论坛上表示,即将成立的国家油气管道公司的第一个独立阶段涉及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家石油公司,以及四种资产。一是三大石油公司全资控股的主干管网(4mpa以上);第二个是由三大石油公司控制和共享的省级管网。第三,三大石油公司全资控股的接收站对保险供应具有重要意义。第四,三大石油公司均为全资控股的储气库,对保障供应具有重要意义。

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

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到280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5%,占一次能源消费的7.8%,同比增长0.8%。日最大天然气消耗量达到10.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0%。从消费结构来看,工业燃料占38.6%,城市燃气占33.9%,发电燃气占17.3%,化学燃气占10.2%。其中,工业燃料和城市燃气增幅最大,共增加351亿立方米,占全年总增幅的84%。从区域消费角度看,各省天然气消费水平明显提高。2018年,京津冀地区天然气消费量为439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消费量的15.6%。浙江、河北、河南、陕西等省消费规模首次突破100亿立方米,全国天然气消费超过100亿立方米的省份增至10个。

顾军表示,根据国际趋势,天然气占全球能源消费结构的23%,仍是未来唯一增长的化石能源。国际能源署、英国石油公司和其他机构预测,到2035年左右,天然气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从国内形势来看,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的稳步发展将带动能源需求的持续增长。天然气在中国能源革命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预计中国天然气消费将保持增长趋势,直至2050年。

报告建议下一步是合理优化天然气消费结构。在确保民生的基础上,工业用气按照“以用户为先,稳步推进‘车用和船用燃气’,适度发展发电,严格控制化学气使用”的要求实施。天然气发电近期将发展调峰和分布式项目,中长期将发展热电联产和多能源互补。积极推进热值计量,发展建筑节能,加强节能宣传和指导。

价格改革对天然气市场不可或缺。近年来,中国天然气市场改革步伐加快。居民和非居民已经“合并”了阀门站的价格。上海、重庆油气交易中心在国内天然气交易产品和交易模式创新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王一鸣建议下游今后应继续推进市场化和价格改革,开拓“最后一英里”,有效降低企业天然气消费成本。

(编辑:赵金波)

太阳城娱乐 500彩票 特区彩票网